The Evaluation Report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Action Plan of China (2016-2020)

O Plano de Ação Nacional de Direitos Humanos da China (2016-2020) é o terceiro documento de política nacional sobre o tema de respeito, proteção e promoção dos direitos humanos divulgado pelo governo chinês. Conforme estipulado no Plano de Ação , o Mecanismo de Reunião Conjunta do Plano de Ação Nacional de Direitos Humanos encomendou à Ler Mais …

Afeganistão: É impossível trazer a democracia pela guerra

Artigo publicado na rádio nacional da China, edição internacional e digital_ CRI (clique  em cima para ver o artigo publicado em português) (See above link in Simplifield Chinese) http://portuguese.cri.cn/news/world/ 战争换不来阿富汗的民主 2021-09-11 21:41:17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编辑:杨玉国   作者:安东尼奥·德斯·桑托斯·凯罗斯,葡萄牙知名学者、里斯本大学教授   翻译:赵焰 长久以来,美国将入侵和占领阿富汗的军事干涉称作“持久自由行动”,承诺要为阿富汗人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但20年来的事实证明,美国在阿富汗的行动失败了,阿富汗并没有建立一个符合美国意愿的所谓“民主社会”。 美国总统拜登在8月16日的讲话中表示,对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旨在抓捕“9·11恐怖袭击事件”的主谋,防止基地组织再次攻击美国本土,而阿富汗国内的棘手问题应由他们自己来解决。拜登还将阿富汗政府安全部队的“溃败”归咎于阿富汗人,然而,这支部队的装备和训练均得到了美国及其北约盟友的支持。宣称要帮阿富汗建立“自由民主”的美国,此刻只急着“抽身”,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已经留下了一支有能力捍卫其利益的军队。 美国政府似乎始终不愿接受“民主无法通过战争来实现”的历史教训。即便基地组织日渐式微、创始人本·拉登已被击毙,美国仍对阿富汗持续进行军事干预,这其中隐藏着一个美国一直不愿说明的原因,那就是觊觎阿富汗丰富的矿藏,尤其是稀土资源。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全球竞争中,这些自然资源将起到关键作用。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美方曾大力支持基地组织的发展,甚至为恐怖主义活动提供资金和军事援助。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的分析报告,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美国一直试图在阿富汗建立自由的市场经济,却终究以失败收场。数据显示,阿富汗的经济结构脆弱,严重依赖外援。私营经济发展受到极大的限制,劳动力主要从事生产力低下的农业活动。由于常年局势紧张,阿富汗在安全领域的支出高昂。另一方面,很大部分的生产、出口和就业与非法经营活动“绑定”,鸦片生产、走私和非法采矿等行为十分猖獗。此外,大多数阿富汗民众仍无法获得安全的饮用水和基本的卫生设施。更糟糕的是,该国的婴儿死亡率高居世界第二。 美国和北约各国在阿富汗驻扎的军队对当地历史文化和这场战争的政治性质一无所知。他们无法区分武装人员和平民,只是一味地表现出压迫态势,将“敌人”妖魔化。北约军队在阿富汗制造了大规模流血事件,他们采取武力占领政策。2010年7月,维基解密网站公布了9万余份关于美国军队的秘密文件,披露了美国和北约军队在阿富汗“误杀”平民;2020年11月,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公开承认澳军士兵在阿富汗期间“非法杀害”了39名战俘和平民。在空袭中丧生、被逮捕和射杀的平民数量更是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北约国家对阿富汗新政权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他们企图“复制”美国对伊朗的“敌对政策”,挥动经济制裁的“大棒”,甚至在新冠疫情期间也从未停止这些限制性措施。美国政府及其盟友不断重复“国家恐怖主义”行为,通过其他方式延续“战争路线”,丝毫无益于问题的政治解决。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在阿富汗政权更迭的关键时刻,凭借其在国际社会的政治地位和道义担当,同联合国一道推动各方对话,为阿富汗的和平与独立发展做出重要贡献。即使阿富汗国内战乱不断,中国仍将其纳入“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中,成为阿富汗的第三大出口目的国。此外,中国政府也从未停止支持阿富汗的发展,所有合作项目都基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目前的情形,阿富汗新政府应当与中国建立积极关系,这才是融入国际社会、促进和平进程和推动国家发展的“最优之选”。  Afghan democracy cannot be exchanged for war 2021-09-11 21:41:17 Source: Ler Mais …

As mentiras infames sobre a origem do Covid-19 e o contributo da China para a descoberta da verdade científica

Por António dos Santos Queirós, investigador e professor. Universidade de Lisboa Fonte: CRI Published: 2021-08-12 22:03:32 Artigo publicado na rádio nacional da China, edição internacional e digital_ CRI (See above link in Simplified Chinese) http://portuguese.cri.cn/ http://portuguese.cri.cn/news/world/408/20210812/695091.html   O eminente virologista e investigador australiano Sir Frank Macfarlane Burnet, laureado com o prémio Ler Mais …

看中国)关于新冠病毒溯源的无耻谎言

http://portuguese.cri.cn/news/world/408/20210812/695091.html (See above link original in Portuguese) 看中国)关于新冠病毒溯源的无耻谎言 Simplifield chinese link  2021-08-13 17:24:58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编辑:胡君颜 国际在线报道: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澳大利亚著名病毒学家弗兰克·麦克法兰·伯内特爵士1942年曾撰写一篇关于西班牙大流感的文章。他指出,“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疫情可能始于美国,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它告诉研究人员去哪里追查新病毒,追查的范围应该包括所有地方。”伯内特爵士的话极具预见性,对今天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病毒依然具有现实意义。 西班牙大流感病毒最初出现在美国堪萨斯州的哈斯凯尔县,首先感染了美国远征军的训练营地。此后,病毒被美军士兵带到了位于欧洲大陆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但是,一战的主要参战国家却散布假消息,谎称疫情发生在中立国西班牙。最终,大流感在世界范围内蔓延,造成超5000万人死亡。 今天我们想问的是,有任何一家研究中心或一位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是人为制造的证据并对此提出质疑了吗?答案是没有!所谓病毒源自实验室是一个捏造的政治谣言。我们应该找到是谁从中获益。  不实消息的制造者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并质疑世界卫生组织在防控疫情上的权威性。然而,负责调查疫情起源的国家情报机构却让美国总统“打了脸”。 据美联社2020年5月1日报道,美国国家情报机构称新冠病毒并非人为制造或基因改造。这一结论公布之时,特朗普及其追随者正在大肆散布新冠病毒来自武汉传染病实验室的谣言。特朗普政府否认疫情的危险性,忽视公众健康,夸大特效药的作用,在危机时刻与接受中国援助的各州州长发生冲突。为了逃脱抗疫不力的责任,他选择“甩锅”中国,炮轰中国隐瞒疫情信息。 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行动为全人类作出贡献 中国从未阻止对新冠病毒的研究。2020年1月3日,中国开始定期向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地区组织及时主动通报疫情信息。1月7日,中国疾控中心成功分离新型冠状病毒毒株。1月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评估组初步确认新冠病毒为疫情病原,中美两国疾控中心负责人通电话,讨论双方技术交流合作事宜。1月9日,中国将病原学鉴定取得的初步进展分享给世卫组织。世卫组织网站发布关于中国武汉聚集性肺炎病例的声明,表示在短时间内鉴定出新型冠状病毒是一项显著成就。 中国向全世界提供了有关病毒基因组序列和抗击疫情的所有科学信息,这些信息在互联网上可以免费获取,有力推动了疫苗研发工作。 某些国家编造所谓武汉实验室制造病毒的谣言,目的是抹杀中国在疫情防控中取得的成绩,让人们忘记本国抗疫政策的失败,以及自由民主制度带来的民族自私性。直到今天,西方最富裕的十个国家仍然在囤积疫苗,其自私性在世人面前展现得淋漓尽致。 针对中国的舆论攻击,也是为了降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在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的日子,中国取得了脱贫攻坚的伟大成就。   科学证明新冠病毒的自然属性 研究人员认为,人为制造的病毒具有和自然界病毒截然不同的特征,而新冠病毒的全部特征都显示它来自自然界。世卫组织赴中国调查的专家组组长康彼得也证实了这一观点。 农业、畜牧业和林业过度实行工业化发展,导致热带雨林被破坏。同时,野生动物贸易、人口增长和乱砍滥伐,都是造成近年来病毒数量猛增的原因。这些问题不仅存在于发展中国家,也同样困扰着发达国家。因新冠疫情遭到扑杀的水貂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020年,因发现了12例“水貂传人”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丹麦政府下令将全国1100多家养殖场里约1700万只水貂全部扑杀,一只不留。更早之前,荷兰和西班牙也已经对养殖水貂进行扑杀。去年8月,荷兰扑杀了上万只养殖水貂,并全面取缔了水貂养殖产业。  应该寻找所有疑点的答案 意大利国家肿瘤研究所在《肿瘤科学杂志》发表的报告显示,2019年6月至2020年3月,在收集到的病例样本中检测到新冠病毒抗体,早于中国报告首例病例。意大利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与这些样本的来源地区相符,证明新冠病毒早已在当地存在。 我们应该重温弗兰克·麦克法兰·伯内特爵士的话:“告诉研究人员去哪里追查新病毒,追查的范围应该包括所有地方。” 我们想问的是,为什么在发现水貂可以传播新冠病毒,以及意大利在中国暴发疫情之前就检测到病毒抗体后,欧盟却没有继续在其成员国内追查病毒的动物宿主?为什么美国拒绝在其本土开展新冠病毒调查?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为由无限期关闭德里克特堡生物实验室?这些疑点需要认真地寻找答案。 (作者:安东尼奥·凯罗斯(António dos Santos Queirós),葡萄牙里斯本大学教授 编译:国丹)